健行龍虎榜之2002        葉青

 維安—健行領隊是也。欲了解其處事態度,可從健行網頁之完整、廣泛、細緻而模擬得之。領導能力方面,可一問各位行友,有誰不服?

 何漢明—資深行友,是大眾默認之副領隊。內力深不可測,是我隊之首席護法,有連續不斷跑足十二小時的紀錄,今人咋舌。

 肥雄—身形廣大,膽大力雄,鄉郊惡狗,被他一喝,都夾著尾巴遠遁,有張飛喝斷長板橋之勢。

 陳志雄—三大俊男要素集於一身(Tall, Dark, Handsome),為人細心,有耐性,肯吃虧,是我隊美(尾)男,不少初入我隊的女行友都曾受他的熱心呵護。只因其美男形象太深入行友之心,縱有護法級之實力,亦少為人所傳揚。

 阿Sam—健行頭馬,其名句是「寧爆莫慢」,是故在多次賽事中都有抽筋之情況發生,不過仍是「屢抽屢衝」,「誓不吞pok」。莫看他那粗豪壯碩的身形,便以為他是粗人一個,其思路之細密,社會觸覺之敏銳,與之一談,當獲益不淺。

 阿欣—IT人之短髮,修長但壯健之外形,架上一副墨鏡,比起「這檸檬」,大有「帥過之而無不及」。到底是香港的女孩子都比較保守,未敢衝前向他索取簽名?還是他跑行太快,追趕不到?健行頭馬之一,上行尤見矯捷。

 華仔—隊中的「黃金寶」,一身單車裝加上頭盔,護目鏡,嚴然香港單車隊代表。外形瘦削,是少女漫畫中典型的男主角造形。速度形跑手,年紀輕輕,已擁有護法級實力,前途未可限量。

 周和坤—「老而彌堅,性情中人」形容他是恰當不過。年過六十而每天通山跑(注意,是跑不是行),香港能有多少個?不過最令人羨慕的並非他超凡的體魄,而是有一位與他「天南地北相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」的周太,我等,每每在賽事中筋疲力盡之際,見到周太遞上一杯自製豆漿,便仿似得到觀音大士的楊枝甘露,精神為之一振。

 阿康與Monica—Twins、雙妹嘜、孖公仔、活寶貝,還有甚麼好的名稱都想一股腦與寫出來。何也?皆因她們是我隊在2002公開賽中,得獎最多的兩位行友。澳門國際馬拉松、樂善行30公里越野賽、石崗30公里馬拉松預賽、山野之王馬拉松等,獎杯都是手到拿來。職責除了是姨外,便是隨行軍醫。

 阿李—「脫彊野馬」是也。年近六十,卻無論在毅行訓練計劃中,或是在毅行者賽事中,總是在前面領著,三位隊友跟著可辛苦呢,2002澳門國際馬拉松後有一點失落,因為只能以3小時35分的「慢速」完成,比預想的慢了幾分鐘!天啊!我還能說些什麼?

 大榮—另一個長老級人馬。害不少人掉眼鏡的可愛(多與他談話便知他是多麼可愛)活寶貝,毅行訓練中每每落後,令人擔心他能否全隊完成,比賽當日卻脫胎換骨,生龍活虎,輕輕鬆鬆地完成,之後的澳門國際馬拉松亦以3小時40分跑畢全程,在下連他的腳影也看不到!

 伯根—人稱「隊長」的資深長老是也。退休之後,生活變得七彩繽紛,開始絢麗燦爛的人生。正職除了行山、馬拉松、三項鐵人及多項目挑戰賽外,也兼營運輸,因此各界好友若邀請隊長幫忙運輸之餘,切記莫影響了他的正業!

 阿應與應嫂—阿應是各長老級中最年輕、最勤力的一個,在訓練或比賽裡也是最有自制力的。「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」大概是他的格言,知道自己的力量該如何分配在賽事的各個階段中,智者之選!應嫂也是智慧一族,在支援毅行者的策劃中,處處顯出其細心周詳的特點,故毅行當日,一切井井有條,多謝應嫂!

 長洲蔡—「聲如洪鐘,大方喜客」。大家還記得於長洲出會之日在他家中的天台三十名人吃午飯吧!樓下小巷中出會雖熱鬧,但也蓋不住我們三十多人各舒己懷的喧嘩之聲!不說也許不知道,長洲蔡對中華文化之精粹—粵劇甚有研究,各段曲詞朗朗上口,真的是人不可以貌相。喜客算你說對了,大方又如何?跟長洲蔡談笑,任你怎樣尖酸刻薄,他也是笑一笑,然後還你一句,再笑多一笑,如此心無城府的人,是不是大方?

 阿孫—高大威猛,乃隊中另一單車高手,於陽朔挑戰賽中大顯身手。特點是穩,出隊或出賽都少有「撞牆」。深默寡言是他另一特點,如非十分稔熟,不會主動打開話盒子,但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,曾有出言嚇倒陌生行友的紀錄。

 阿哈—斯斯文文,比阿孫更少言言,可以在整頓晚餐中一直做忠實聆聽者,但經眾兄弟姊妹一年多的悉心教導,金口已比前多開了,唯仍有進步的空間。或你更想知道的是他的實力吧!我可以確實的告訴你,健行的每一位隊友都是不賴的,馬拉松紀錄是3小時30分左右,勉強及格吧!是一位傑出的野外定向能手。

 阿玉—一個不折不扣不屈不撓,可以不吃不睡,不停不休,從來不怨不艾的行友,擁有無比的忍耐力,堅毅不拔,矢志不移,從未見她過中途放棄。業務發展多元化,舉凡單車、游泳、獨木舟、攀石,無所不能,桂林挑戰賽及陽朔挑戰賽只當等閒,當然吧,她曾是澳門國際馬拉松的三甲選手!

 阿冬—說他是健行才子好呢?還是健行雅士?但也差不多吧!既能吟詩作對,印證兵法,也可撫弄古箏,可說能「調素琴,閱金經」。有如此經世之才,領導毅行支援之任,果真是卓卓有如,何難之有,何難之有?

 梁華—於2001年急速冒升,大有直薄各師兄之勢,唯2002年因工作關係,減少出隊之次數,鋒芒稍歛。擅長直接刺探對手實力,一針見血,「我行山多年,也未用過拐扙,你是怎樣行的?」「你這一段用了多少時間?怎麼的?這麼慢?我上次到這裡比你快多了!太慢了!太慢了!」不知有多少新行右給趕走了!

 阿嫻—不可不提,她可是眾多行友眼中的小妹妹。熱心運動,亦是多元化的一位行友,是中長距離跑手,也是毽子隊員、跆拳、游泳都難不到她。令人難忘的是她的熱心支援毅行工作,發動了兩位好友給我隊支援、打氣,期間甚為主動,若將來以此主動的態度用於工作,定必給老闆一個良好印像。於毅行第九、十兩段,更陪著我們在前面像穿花蝴蝶似的「之」字形地跑,步履輕盈,如粉蝶舞於眼前,似飄絮繞隨身伴,是幻耶?是真耶?我們豈能不努力地完成最後兩段,以報答之?

 阿昌與阿轉—兩個不知從那兒來的一對跑手,當初也不知他倆有多快,只知道每次出隊當我完成時,他們都已整理停當,換好衣服,或者是已經回家了,直至阿轉以15小時15分得毅行女子組第二隊名次,我才知他們的實力。他們亦是我隊的採購部責負人,毅行2002的隊衣便是他們的傑作,品質如何?所有隊衣現已售賣一空。

 健行眾多行友,都各有特點,比如祥仔越共等,有如梁山一百零八好漢般,只是限於時間與篇幅,未能一一盡錄,且容於日後補述。

返回山野文集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