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埔軍校的體驗

羅萬冬

 自從九五年第一次參加毅行者(當年是最後一年由 o居喀兵舉辦),開始對軍事有點興趣。再加上九七回歸,對新中國發展史有了些認識。所以,這幾年以來,都想接受些短期的正規軍訓。

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,發現參報黃埔軍校的渠道,便毅然組織了一隊去參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廿八至三十一日,一連四日的軍訓營 (所謂一隊,是葉青和我) 。

 四天的節目安排不在此詳談了,這是為了保持課程的神祕感,有待有緣人日後去發掘。而我的感受有以下幾點:

解放軍的生活

 極度刻板及呆滯,如叫我住多幾星期肯定要跳樓。每朝 6:30am 起床做早操,7:30am 食早餐,8:30am 開始操練,11:30am 進午膳,12:30pm 強逼午睡,2:30pm 再操練,5:30pm 食晚飯、沖涼,7:30pm 再集隊,這裡節目日日不同,10:00pm 強逼睡覺。冇電視睇,冇報紙睇,冇收音機聽,不准出營,又冇活動室,生活極度單調。返到香港,原來大磡村三日裡已火災兩次,完全唔知情。但這不失為一個經驗。否則又如何知道香港生活幸福呢?正如如果不是跟健行辛苦過,又點知屋企張床舒服呢?這對於嬌生慣養的香港人有思想淨化和重整的作用。

 至於膳食,大家都可以估計到會為招呼這班香港人而提高質素。但係始終擺不脫那「人民公社」式的「大鍋飯」影子。這也是本人第一次「享受」正宗的「大鍋飯」。粥:稀得可憐,重要一日稀過一日,重要肯定冇洗米。到了第四日,只是一盆洗過米的滾水,完全稱不上做粥。味道?當然每餐都味不過三。一日三餐如是者,食足四日。餐餐都係類似的口味,問你點頂。到了最後一餐,望著那飯菜,真係有喜有悲。喜:終於都最後一餐,悲:重要捱多餐。(按:只有早餐食粥,其餘兩餐食飯)

 每次進食前都聽到三個口令,分別係「放」、「放」、「坐下」。每次都笑到企唔直。至於笑甚麼?請親自問本人

黃埔軍校的歷史

 黃埔軍校原名「陸軍軍官學校」,由孫中山先生於一九二四年成立。孫認為當時只有革命黨,並沒有革命軍,所以創立了這所軍校。唔講唔知,這所軍校是世界馳名的,其排名更列於世界前茅。和三間分別位於美國、英國和日本的名軍校齊名。為甚麼會這樣出名?

  1. 新中國的十大元帥有五位出自黃埔軍校,問你怕未。當中包括曾被譽為毛澤東的接班人,黨第二號人物林彪,及中共第一位外交部部長陳毅。蔣介石是當時的校長,孫中山先生是校總理。

  2. 這軍校的師生在國共內戰時共統領一千二百萬的軍隊,是世界之冠。

  3. 這亦是世上唯一的軍校的師生自己打自己。一部份為共產黨Q力,一部份為國民黨獻身。黃埔軍校的現任校長在第二晚有一小時的演講。其中提及到曹植的七步成詩 :

        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
        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

 校長最後以「我們炎黃子孫,台海兩岸之問題終有一天要解決,東西德已合併,南北韓已開始談判,台灣必須回歸中國。黃埔軍校的師生不要再自己打自己了,好讓師生們聚首一堂。」結束了演講。當時校長穿著黑色中山裝,再加上雄厚的聲音,一時之間神色凝重,正氣凜然,聽者無不聳耳起敬。原來在這廣州市長洲島上小小的一所軍校,背後有這麼壯烈的民族大義!

感受

  1. 以往到大陸旅遊,每次只是遊山玩水的性質,食的住的都是五星級。以後見到解放軍都要“sal”個“lute”。因為他們的生活實在太刻苦了。

  2. 整個軍訓裡,各教官、包括校長,都十分強調我們要將黃埔軍校的精神宏揚於日常生活中,帶返香港。他們默默耕耘,訓練出一班又一班黃埔學生,周而復始,長流不息。雛鳥離巢,壯鳥遠飛,年年如是。為的就是將這聞名於世的黃埔軍校精神永留於民族間,不再只是史書上的一樁半頁。這班教官並無半點功名,正如為推廣香港山野活動而穿針引線的一班老前輩一樣,付出無限的精力去串連著歷久常新的山野之樂。讓我們去覽閱,也待我們去創造。這班老前輩亦無半點功名,正所謂「獨善其身盡日安,何須千古名不朽!」。

返回山野文集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