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蘭

 回述何解跟健行,當透過一些行友說健行帶枝水、短衫、短褲、通山跑,即時打消念頭,其中一位隊友提議,選一條易行路線,若跟不上中途退出,憑這一點,決定一試。

 回想初跟健行,易行路線,平坦路多,應該很輕鬆,山上遠仍可見人,但在植林山腰路不知何處去,寂寞的路上,令人有點擔憂,恐懼獨個兒在山中,而不想有所負累他人,只好半行半跑,完成路程。

 再接再厲,久而一次,平時開隊並不只是把路過,沿途瀏覽景物,享受大自然環境,雖然行八小時但玩得很輕鬆,操練「毅行計劃」除外。

 九九夏至,恰遇「毅行計劃」操練,又想體驗他們的艱辛,日曬雨淋,無懼風雨的體育精神。於是約位行友陪同一起,集合是很熱鬧的,操練比平時快,剛起步很多已不見人影,陪同行友商議,將路程縮短,在終點會合。

 因每次起步都唔見人,有見及此,唯有提早半個多小時起步,但他們很快就趕上,跟了數星期都未可一氣呵成,完成路線,於是下定決心,鍛鍊毅力,由頭到尾,跟足路線,雖然慢了點,但總算完成到達終點,他們見到我就鼓掌,令人感到鼓勵,加強自信,辛苦都忘卻。

 不知不覺,接近尾聲,在「毅行計劃之廿一」操練。在大澳午膳時突然有位隊友對我說,我隊有位參賽者,因腳患要退出,叫我參與其事,我回應:你_咁快,我唔得部A他說:你得,你掂插A無須理會兩位快馬,最緊要睇我,被一股熱誠感動下接受。但內堳o彷徨,自覺距離很遠,是否可以應付。兩星期後就要出賽,彼此間未有共識,溝通、集練。

 還未決定,已催促起步集練,陪同兩位行友,很抵死,又改路線離隊,我跟隊友由大澳番鬼塘,至分流一路跑,未停過,到狗嶺涌引水道已慢了腳步,半行半跑,跨石壁水口引水道,由貝澳上南山植林路、已天黑,三個人有三枝電筒,一枝無電,一枝舊電,閃兩閃已無光,只剩一枝可用,唯用技術引路「前車可鑑,又犯這個錯,回想上次七時還上屏風山八仙嶺,在自然教育徑,漆黑中,無電、無月亮,伸手不見五指,惶恐中電話響起,這位行友靈機一觸,用電話的光照明,黑暗中一點曙光」今次三個人一枝電筒進展自然慢下來,到了梅窩已七時,補給所需,準備起步,隊友陳志雄,預計一下時間由三鄉到東涌,再乘車到荃灣晚膳,不是太夜,於是改坐車,此時我有點累,坐車正合我意。

 毅行者比賽當日,早上開始下雨,姚校長專車接往北潭涌,冒雨辦手續,稍休,比賽正式開始了,因天雨影響遲了十分鐘開步,首段萬宜水庫,腳步輕鬆,用了五十八分鐘到壩尾弱波堤,到西灣時,心急之故,加快腳步,令體力消耗。到沙田坳,當時已入夜,左腳不知何故扭傷,到鷹巢山下石階時已舉步難下。漫漫長路怎辦,一步一步向前行,要一個疲兵再戰,極度艱辛,不知要用多少時間才完成,難以想像,最少要用三十小時。到達了針山腳,回頭遠望,點點亮光一隊隊健行兒,衝上前一閃而過,不知不覺到大欖涌水塘,左腳越行越痛,隊長拿了一枝樹枝給我輔助,不過很難運用,這時何文浩隊伍直衝而過,氣勢如虎,真難為了三位隊友沿途陪同逐步而行,轉眼又到屯門引水道。隊友羅冬與『高手』迎接,下石級舉步為艱,幾乎要隊長『咩』我,『高手』大喝,不要借助於人,最好自己行,終點近在咫尺,很快到,結果時間為廿二小時十一分,此預計時間早。

 在這特別多謝領隊,各位隊友沿途補給支持,鼓勵,另有兩位替我指壓。

 在這段難忘經歷,培養個人獨立、堅毅、鬥志、耐力,更增加旅行興趣,體育精神。

返回山野文集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