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玩完(『毅行者二零零零』後後後記)   黃伯根(S16A)

 起步前夕,感覺上比以往輕鬆得多,隊友準時抵達第三隊報到,在安排個人補給用品食物分配上與以往差不多,仍是亂七八糟,個別隊友未能聆聽補給隊分配,需多次發問,現場一度失控。現將一天過程描述與你們分享,以後用幾隻動物來表達,白兔靈活、速度快身體一般,長程會吃虧。狗忠心、服從在指引下,會不怕長途,OK啦。牛好勤力、冇宗旨容易被人擺佈,處事順其自然,組織力弱。狐假虎威,講真佢真係有虎威,山過山嶺過嶺,神出鬼沒,失控的一隻。

 雖是越野界很多跑手,好的隊伍難求,這幾隻算是很好的配搭,去年默許組軍參與,唯整隊操練一般,大多時間個別練習,亦因大會尚未公布何種方式報名,而我們一班怪獸出隊練習一次比一次熱鬧,到年中公布,不需排隊報名,心想今次不用捱更抵夜,就算有了籌都晨早 Call 人起身報名,諸多不便,原則抽籤都係講運氣,對我們一群很不公道,論組織能力、熱誠參與、路線安排、花了整年時間,假如抽籤落空,便扼殺了這群資源有限,但又想參與越野賽的人。最後抽籤結果我隊被列為後備,其後在公佈可論已往良好成績報特別隊(Super),而另一群動物就未有這樣好彩,如熊貓、山羊、野豬、烏龜等等太慢真可憐。

 講番幾隻怪獸,起步前,穿上大會指定T恤真係有隊形,奈何個別未能適應,天氣約24、5度,瞬間冇隊形,各人穿回自己的T恤,接著例要訓示幾句如上斜就行、保持距離、多些提點等等。起步後不到幾分鐘,不見靈狐,黃牛處於第三位,脫兔與狗大哥在前跑著,由有隊形、變冇隊形、幾分鐘後毫無隊形。萬宜路最後一條斜路老牛候了一會仍未歸隊,到主壩時約60分鐘,步程OK,突然間靈狐殺到迅速越過我們直至西灣檢查站,齊集後向北潭坳第二站進發,蚺蛇坳前黃牛照例加油食野充飢,狐兄狗弟遠處不見已跑掉了,而黃牛還沒有發覺脫兔之步速,已往依稀燈尾都看不見,與他距離一段路,步程到此感覺快了,賺來時間可用作嶂上上山時輕鬆回氣。當穿過北潭坳站時,有幾位熱心拍友想向我們拍照,奈何我們隊形大纜都扯唔埋,終於拍了。狐兄狂奔狗弟照跟到Point站Talk Three Talk Four,隨後兩隻好似打劫後被人追的樣子走到來,比以前快了15分鐘,牛兄同事鼓掌熱烈歡迎,整隊士氣澎湃,各隻都情緒高漲,似有鬆毛鬆翼之感,繁忙的一段Point站瞬間穿過。

 大禍來臨,狐兄狗弟照例向前走,約牛耳石段,黃牛吃著補品上山還未見靈兔超越,步程明顯慢下來,三隻齊齊等,因我似站著時看不見他的動作及位置,匆匆追上來的隊友訊息兔兄抽筋之下不能走動,隊友象叔即場治理,指壓心理生理齊施,渾身解數,龍鳳隊用藥物治療搶救亦未有好轉,狐兄狗弟今天狀態大勇,突然要牠們停下來,真驚牠們遲早谷到流鼻血,尚有少段路上頂即可以跑,留番下次啦!牛兄無奈下山察看,他臥在石級似個太字,面無人色,左髀抽筋位置像健身房堛漱j隻佬 Muscle,個樣子難看,唯有齊坐下休息,兩隻走下來參予援助,雖嘗試助他起步未能成功,幾經辛苦捱到上頂,只一星段路亦間歇再抽筋兼反胃,唯有唱著交通安全歌慢慢走勿亂跑,終於捱到西沙路,比原定時間慢了一小時四十五分。

 補給隊伍熱情款待用駕輕就熟手法,使參賽者到 Point 時所需一一做到,有關補給隊值得一提,準時接載參賽者到達,他們多是昔日參賽的健兒,健行之友盡出,奈何參賽者未能刻意配合,可惜!可惜!車隊之豪華與昔日難比。賽事進行中適當調動,可稱皇牌補給隊,日後極力推薦。

 賽事已黃昏,天陰,間有微雨,很清涼,對我們一班經常在烈日當空出隊的健兒,其實是好事,天助我也,絕對有利於快步速的隊伍。相反則很容易著涼,約清快塘段,走得實在好辛苦,好好好眼訓,眼前出現有重影,步幅左左右時會右右左,似失控,稍一會又會醒過來,總之好難頂,行下又跑下、跑下又行下突然間出現一個幻覺,想輕輕地意外跌倒下,用受傷理由退出,當時的狀態實難似做到輕輕受傷難度3.5分。還有拾幾公里,呼呼風聲與蟲聲堻銙鉿蛬y,警告自已不能這樣做。

 終於全隊完成100公里。回想這幾隻怪獸算是最佳配搭,耐何操練方式有別,狐兄已離開他的工作單位,終日週山跑,星期天出隊神出鬼沒,狗弟其中擔心的一隻,但平日常跟其他行山隊,需是優閒隊伍,出席率極高,亦可彌補體力不足,脫免慣於農場生活東奔西跑,需是終日走動,在長途越野賽環境因數影響大會有少許不習慣,黃牛出隊較少的一隻,與比賽時不成正比例。記憶中今次幾隻組隊,好似未試過一齊起步,大休四隻一齊未見過面,晚膳從未嘗過一家團鈙,細訴下途中樂趣,待出賽時加以改善,如此練習有好成績才怪。

 回說嶂上第三段好似昔日神祕百慕達三角,有許多船隻航行該處無故失蹤,而第三段路亦是昔曰有很多越野跑手健兒在該處撞牆或受傷退出,建議該段豎一石碑類似『泰山石敢當』或『喃嘸阿彌陀佛』的字句,提醒下想破自己紀錄的毅行者健兒,順利走過該段神祕山野。

千禧毅行首頁      健行之友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