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援的始末   羅萬冬

由籌劃到起步

 今年是第二年幫健行做 support。上次比較被動,只係帶個人去。今次由起步前一星期,晚晚同伯根密斟。一會時又多一個人support,一會時又少一個。不斷找人帶 Gas 爐,帶暖壺,幫手買東西。打多兩個電話已是十一時了,個個都『目訓』了,逼住連我都要『目訓』。

 除了籌劃支援上的細節,為了更準確地調配人手,我為三隊定下了全程的分段時間表。

 星期一、二連續兩日每日睇一次醫生,病到五顏六色。包了幾打「雲吞」。好彩來得及星期五以最佳狀態來support。而人手分配上亦有了最後定案。

 那個「四十歲」最麻煩,三星期前又話唔知到時有冇時間,吊高來賣,唔想咁快「落疊」,一星期前問佢又話「梗係 o黎」,又話想追快隊見阿方,但係又唔識去城門,又話到時唔知幾點放到工,……總言之,「呢條友」,…真係…淨係識去╳╳街。

笑話百出

 一起步,由頭濕到落腳。一件後備衣服都沒有。全靠去年那件隊制風褸,內衣褲才沒有濕。

笑話一: 12:30pm 到企嶺下,要執拾裝備出來。一睇,原來每個箱都有蕉,越搵越多,有些箱有好幾梳蕉。或許,伯根於起步前兩天到了馬騮山餵馬騮。

笑話二:由於白家華於起步時濕了身,要回家換衫。到城門時只得兩大一細:司機(阿秋),我和伯根個女。一到步,便滾水淥腳起火煲水,怕快隊到達還未煮好杯麵。慌忙中,有人問我是否羅萬冬,原來係坤嫂。原來她預備了大量魚片粥。但係所有食具在周和坤攜帶途中。但周和坤入錯兩次線,遲遲未到,只好問人借四個膠碗。除了冇碗用,還「冇叉用」。就算有叉用,粥是淡而無味的。因為所有調味料也在周和坤手上。好彩,周和坤就在此刻出現,一天光晒。

笑話三:快隊離開城門後,沙田坳之支援隊伍亦到了,一時人手充足。人多亦手腳亂,一個錯誤將校長車上的所有背囊搬落車。這些背囊是終點所需,不應搬下來。我一時記錯了校長車並沒有依原定的路線由沙田坳來,而係直接由北潭涌來。而沙田坳的支援是由侶姐車來的。所以,校長車上並沒有沿途所需之背囊。
結果,每個背囊都要由頭搜到尾,從而推測背囊誰屬。

笑話四:城門鬆一口氣。又要到公凹追快隊。我們在沒有通知周和坤的情況下,為他提供了一個「免費」而又「快捷」的速遞服務:就係將他的背囊錯誤地搬了上追快隊的車上,一同去了公凹,而周和坤仍然留在城門煲粥。周原本只 support 城門,不去公凹,因為第二日要上班。現在他逼住要到公凹尋回個背囊。

花絮

1.經過個多星期同伯根合作,有人話伯根,阿星和阿昌三人可以開個口水會,現在我信了。

2.於終點,四十歲組某高大壯漢用 $50 買了一件毅行者 T-shirt。「乙水」到那些女售貨眉飛色舞,還送不少東西給那「壯漢」。可惜,…時光飛逝,那壯漢今年終於夠資格以「老鬼隊」名義出賽,但仍然停留於「乙水」的階段。「陰功!」

3.侶姐不愧為侶姐,由企嶺下走沙田坳,再至城門時,如果沒有侶姐這重量級人馬坐陣,肯定亂上加亂。

4. 城門冇雨落,我的 discman 喇叭終於「有用武之地」。聽番首林子祥,嘩…忙堸蓿~,憂游暢快,正!連玉姐都手舞足蹈。

感受

 健行年年出征,年年如是。每次操練之後都是同樣的口水會。練得咁辛苦,為的是甚麼?迷者自迷,悟者自悟。

 出年?……

返回參賽九九毅行者頁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