毅行傳

羅萬冬

(為了增加文章的可讀性及趣味性,有部分內容屬虛構。)


序詩: 蒼天如圓蓋,麥徑似橫龍。
樂施黑白分,往來爭多少。
多者有得分,少者要抽簽。
香港有毅行,長流心不息。

第一回:支援兩載腳仔痕 毅行勝過金縷衣

  不經不覺,已經支援了兩年。兩年冇落地,又想做個好時間,但又怕花大量心血去練習,到頭來得個吉。幸好,今年工作比較穩定,較易騰空操練。腳又痕,心又痕,唯有參賽一次來止痕。雖然要付出大量心機和時間,但如果唔係今年又係幾時呢?起碼好過一件金縷衣,趁有青春,就要幹一番,正所謂「莫待無花空折枝」。


第二回:四雄群起皆鷹揚 以五博一大包圍

  五月,要入簽了。今年一共籌集了二十個身份證號碼,準備入五枝簽。在這裡, 謹代表借身份證號碼給我的行友,衷心致敬,以至成功中簽。對於隊員的選擇,想找一些新人和舊人,和一個有足夠份量的「龍頭定心丸」。於是,有了以下人選:

隊長:姓鄭,名志雄。豹頭環眼,器宇軒昂。曾七次參加毅行者。又屢獲冠軍,經驗老到。並且有多方面功能:落艇能划,上岸能跑,騎車能踏。再加上一百八十磅的體重,三十八吋的腰圍,絕對有足夠「份量」做隊長。正所謂「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,黃河缺於側而神不驚」。
隊員一:姓葉,名青。短小精幹,仗義疏財。專門負責鼓勵初來甫到的行友,從後兜住。是健行不可多得的無名英雄。
隊員二:姓孫,名富國。高大威猛,相貌堂堂。雖然他的職業和「四十歲」一樣,但某些嗜好,性格及言行卻各走極端。
隊員三:姓羅,名萬冬。毅行前一天是「立冬」,再加上一「萬」個「冬」天,體溫過低,早有預兆。

  六月二十六日,樂施會於網上公佈結果。塞一會車,終於下載到結果,急不及待通知隊友報喜。但是,犧牲不少:五簽只中一;其他行友所入的四枝簽,全軍覆沒!好似韓戰一樣,用人命來換取戰果。


第三回:長洲請纓做後備 寶雲高手如蟻聚

  長洲有興趣,曾勸他親自入簽,以確保一席位。現在只中一簽,只好做第五個隊員。

  講講我的練習場地,寶雲道了。放工上去,天色已黑,但人流卻不絕。這裡高手如雲,不時有人疾步飛奔而過,捲起一陣陣的狂風,當中包括芒,康,大榮,光頭輝及李卓明。

  初頭的練習不俗,隊員出席率幾乎係百分百(除了肥雄),腳程亦差不多。滿懷希望,打算坐十九望十八。以下是於九月九日企嶺下的練習照:





第四回:後備上陣成虛話 支援新星有應嫂

  經過炎夏的高溫訓練,好不容易才捱到秋涼的季節。

  起步當日,風和日麗。眼見應嫂所準備的一切,真係歎為觀止,可謂十倍於吾:她用月曆背後的空白面很有系統地把每人每站的物資排列清楚,又用顏色膠袋識別兩隊的物品,比我早兩年精心製造的名牌還要妥當。

  到了北潭涌,離遠見到長洲懷著興奮的心情,準備以後備身份上陣。可惜他見到我們四位隊員人才濟濟,fit到漏油。見後備上陣無望,長洲痛哭不已,淚如雨湧。後人有詩歎曰:


毅行起步冇得避,無謀長洲做後備,
幾番不聽萬冬諫,企直北潭淚滿襟。


第五回:優哉悠哉慢慢遊 匆忙不忘周圍望

  三時起步,雖然沒有高手雲集的氣氛,但瀰漫著另一種興致:那種不慌不忙,輕描淡寫,連太陽公公也懶洋洋地打幾個呵欠。好一個機會在夕陽下上西灣山。湖面映著斜陽的閃爍,非常之優哉悠哉。

  一會兒,天黑了,眼前出現一條火龍。由北潭凹至沙田坳,連綿不絕。雖然人阻甚多,但那澎湃的好勝心卻滿足不少:從雞公頂到企嶺下,見一個,過一個,見兩個,過一雙。

  好不容易,用了十小時到了沙田坳。又勝一仗,心情舒暢。詩曰:


紅輪西墜賞萬宜,秋風撲面上西灣,
一條火龍戀麥徑,轉眼就到慈雲山。


第六回:入簽建樹逞奇功 練得身形總是空

  到了畢架山,為了節省時間,沒有停站。身體開始缺鹽及體溫開始下降。但沒有危機感,依然是長袖 coolex及風褸一件。

  過了練靶場,再穿過山林密徑,輾轉之下,忽然看見一人,身穿一件白色底衫,前後濕透,露兩點,性感非常,原來係「梁華鐵打」,好野,又見到支援隊伍。

  到了最凍最大風的七八段,體溫繼續不知不覺地下降,到了鉛礦凹,終於宣報打柴了,只好向隊友講,今次做不到時間,只好等下一屆。

  到了大帽山,雖然已東方發白,但那些耀眼寒光,刮肉晨風,令我的體溫斷續下降:奄下一D,再奄又一D。到了大帽頂,雙手開始感到麻痹。到了思樂園,翠玉及越共前來迎接,對他們說:「爆到七彩,沒有希望。」行到大約還有二百米到檢查站,連口唇、舌頭及面部肌肉也感到麻痹。這是休克的先兆,我立即蹲下來,托了一個途人叫檢查站用擔架床送我落去。玉姐停下來照顧我,期間被長洲、應、梁華執了,這時已決定退出。

  須臾間,醫謢人員及肥雄一齊上來。截了一輛順風車,到了檢查站。一落車,企不住,要 Michael來做拐杖,見到頭隊亞欣已到了。一躺下,一個醫護左手幫我打脈,第二個右手幫我量血壓,第三個幫我探熱,第四個不斷幫我蓋毛氈,第五個醫生問候我。一時之間,大大話話佔用了半個檢查站的資源。

  體溫第一次量得 35.4度,那個醫護人員不信,再量,仍是 35.4度。心跳 110/min (從大帽頂開始,只是慢步落山,從來沒有氣促),寒氣入四肢,危在旦夕......



第七回:一代梟雄天數終 閻王急 call未夠鐘

  在這危急的時候,突然收到閻王的急 call:「羅萬冬,你未夠鐘。」收到 call後, 體溫逐漸上升,四肢開始有力。隊長雄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發雄威,鼓勵我去完成賽事。心想:「紅軍曾以一日走一百二十公里的高速避過國民黨的圍剿。100公里又算得是甚麼?」在行友及支援的支持下,鐘鼓齊鳴,吶喊助威,繼續餘下的二十公里路程。

第八回:鄭葉孫羅齊展翅 龍寶軍營排坐次

  好不容易才捱到引水道。左彎右曲,兜兜轉轉,落過石級,忽然看見一群人,歡呼喝彩,相機對正,原來到了終點了,好野!!!

詩曰: 亞孫從此顯英豪,又見梁華創高峰。
華仔亞欣今勝昔,肥雄依舊抵風波。




又一詩曰: 麗群提腿跑麥徑,佩玲拔足繞橫龍。
臨危不改平生志,年年原班見團結。



又一詩曰: 大林應嫂勝肥金,強寶文成三劍俠。
大榮海方疾如風,健行新人展英姿。




  鳥在高飛,花在盛開,麥徑壯麗,來者豪邁。時間不好,只好盼望來年。唯於絲未趨濃烈的無奈中,只好化作一陣清風。半年來所費盡的心力,只好化作一片浮雲。慶幸的,就是這半年以來,從組隊,至入簽,至中簽,一齊練習,一齊起步,隊員有難,想退出,再至到一齊衝線,都是我們這四個人,不曾損失一個隊員。後人有古風一篇,以敘其事曰:

噹噹一響萬冬到,哨子一鳴路暢通。
蒼天既已賜一簽,何故令我失體溫。
一打毛氈暖在身,半打醫謢展愛心。
粉嶺散隊齊沐浴,方知長洲是「長洲」。
體溫過低被人執,方知梁華落斜慢。
無端轉去旅遊組,搞到梁華冇獎哄C
九八狀態如能復,資技獎杯已在手。
長洲雷聲似張飛,大喝一聲水逆流。
越南共產派代表,全程支援打游擊。
企嶺沙田及城門,連續三站放飛機,
支援陪走缺人手,無紀無律應自責。
紀錄雖破梗頸二,天數茫茫不可逃。
漢明麵包助雙腿,願以隻手將天補。
十七廿一變十六,志雄隊長領風騷。
黃河之水天上來,毅行計劃健行辦。
花開花萎留樹枝,起步衝線留隊友。
跑到龍寶空拍手,順便坐低飲杯酒。
拍照上載傳後世,古今千載頌高風。
執筆留字翰墨間,令人一覽永回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