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施毅行者2005後記      617D 吳周仁

 又一次證明李校長的「毅行計劃」(課程甲)是成功的! 只要依足練習,模擬考卷的「前20、雙坳、及後50」達標,就能考獲年尾舉行的「超級毅行者」入門證明書。

 2005年我報讀了(課程甲),並與達標的同學組成健行 G 隊,成員是隊長彭鬼、佐治、船長和我。我們預計16小時應該是沒有問題的;可是在臨近考試舉行前,隊長患上感冒,是始料不及,除了叮囑他多些休息,只好祝福他早日無恙。

  考核過程
 11月11日晨,天晴,陽光普照,氣溫介乎25至29度,濕度75%至95%,吹東風二級。上午10時30分,我們抵達北潭涌停車場,與支援隊伍會合,支援隊伍是由前輩肥雄作車長,配上照叔同堅哥。11時登記,然後安頓下來,12時往集合點熱身,稍後大會宣佈到起步區,司儀嘉賓致詞,倒數10、9… 1,下午12時30分開始起步。

 原來521至740的隊伍並不積極,隊伍奔跑至萬宜路口時人漸稀少,整段路偶爾遇到數隊遊人外,全是我們四個人在奔跑,佐治先到壩尾,跟著是我,在水站喝水,其後船長到來,我告訴船長先行,我在此等隊長,恐怕他感冒未清,直至見到他在壩尾,我便上路。 我們四人落浪茄、上西灣山、過吹筒坳下西灣。沿路都是參賽隊伍,人太多不好走,比想像中困難。西灣檢查站後到水站,人太擠,取了水便到照叔肥雄堅哥送來飲料,在二號檢查站等佐治和隊長,人齊即刻進入檢查站。

 經過一番進食後,上牛耳石山,慢跑到嶂上、雷打石、上雞公山時我落後,有點餓,吃了一只梨子後,追過了眾人,直上雞公山頂,下水浪窩。

 在水浪窩時,與照叔肥雄堅哥會合,吃了一點東西,便戴上頭燈,拿起手電,往三號檢查站,天色已漸黑,上竹洋路到雷達站,開著頭燈手電,佐治、我、隊長和船長向馬鞍坳進發,沿路都是零星的隊伍,我們一一越過,佐治和我可能用多了氣力,很快上到馬鞍坳,在那裡等隊長和船長。

 人齊後即開步,奔向大金鐘、昂平到茅坪。在茅坪處停下來,享受薑茶。然後向著打瀉油坳、萬里長城進發。我和船長在前,不見佐治和隊長,只好先到基維爾營再算。萬里長城的石板不好走,繞過尖尾峰山腰,再上長長的階梯,此刻感到有些氣喘,我先抵達四號檢查站,然後船長和隊長到來,怎麼佐治還未到?我們只好先找東西吃。

 集齊四人檢查,等佐治吃東西後,便向大老山進發,向沙田坳與支援隊伍會合,此時支援隊有輝哥同玉姐加入;抵沙田坳與預定的時間相若,但我感到有些兒疲累,可能是瞻前顧後,加上太投入(即是緊張),令胃口欠佳,喝了點有味水,我們便忽忽的上路,從沙田坳上雞胸山到回歸亭,上畢架山時我開始喘大氣,只好放慢腳步,上石級時雙腿開始抽筋,先左右小腿,立即轉移肌肉,小腿肌肉漸漸放鬆,但不久就輪到左右大腿的四頭肌抽筋,只好停下來喝水,又繼續前進,終於捱到畢架山檢查站,比原定時間慢了半小時。

 經過討論,沒有可能做出原定時間,便定下一定要全隊返終點的策略;在那裡急救站找按摩膏,站內沒有強力摩擦膏,此時船長有立即拿來使用,各人自有各人忙,船長除去鞋襪捽腳。為趕時間,我先行一步,連跑帶跳下石級,終於在路口了,集齊四人,由佐治帶頭,我第二,跟著是隊長和船長,沿著小徑慢跑,在途中又越過一些隊伍(有 Wiwin 那漫遊隊),我們奔向大埔道,過行人天橋,向金山路進發,抵達六號檢查站後,又忽忽的向城門進發,由於沒有時限的壓力,反而輕鬆起來,但步伐依然不減。

 在城門與支援隊會合,支援隊服侍周到,換電池取風衣……,吃點東西後,便向針草帽前進。上針山時,佐治帶頭,我感到疲累,漸漸跟不上,船長越過我,隊長則在我後面守著,我一步一步的向上行,越過一座一座的小山丘,在針山半腰,我的氣力回來了,很快的上到針山頂。在山頂有一些其他隊的支援隊,佐治和船長在山頂喝水,我向他們招呼後,便快步下山,山下有一水站,加水後,我和船長先行,佐治和隊長跟著,我和船長越行越快,到了草山路旁的小食亭,在這裡喝熱湯回氣,也可等佐治和隊長。人齊後出發,我和船長先到草山頂,在此我飛快的下山,很快的到了馬路,背後的隊友跟著也到,便狂奔至鉛礦坳。

 檢查後便喝熱湯,佐治很睏倦的仰臥在地上;為了節省時間,著他立即起行,船長先行,我、隊長和佐治一同向大帽山進發,此程我們都是用均速前進,不久便到了馬路口的亭子,怎麼佐治還未到?為了趕時間,留下隊長在此等佐治。船長和我向無線電站進發,當越過大閘後,便奔跑下山,在路上與大隻許相遇,與他寒喧幾句便趕路,在八號檢查站前,支援隊已在此等候多時,把船長、隊長和我迎接到檢查站的椅子坐下,服侍我們喝熱湯,怎麼佐治還未到?

 佐治出現時說眼睏,吃過東西後便仰臥在地上,我們當然不會讓他得逞,aa的出了檢查站,到荃錦坳的支援點,支援隊把我們圍住,斟茶遞水派食物按摩足部,服侍週到,我望一望錶,18小時內可望做到。

  最後一戰
 我們四人,別了支援隊,向田夫仔進發,船長和隊長在前,佐治和我在後,在路上又與大隻許相遇,他說我們一定得,對我們很有信心,別過大隻許。在路上佐治仍然說眼睏,我說緩跑吧!把氧氣帶進體內,能刺激腦部讓頭腦清醒,便不會眼睏。不久過了上坡的一段路,我又越過隊長,越過船長,就像我們在練習夜路時的樣子,午夜狂奔,很爽,很爽,越過永吉橋,到了九號檢查站,我、船長和隊長三人在等,怎麼佐治還未到?我望一望錶,向隊長說18小時內可望做到。隊長有些猶疑,盡力而為吧!佐治到來說眼睏,便喝了兩杯熱咖啡,神奇的事發生了。

  佐治翻生
 進入環塘路,船長在前,佐治、隊長和我在後,不斷的跑,不斷的跑,我因在九段時的發力,在檢查站時停下,「車頭」又冷卻下來,有點跟不上,但仍然不斷的跑;終於登上石級,到了馬路,經過佈告板時,傳呼員說還有四公里,手上有三十分鐘。於是上了上坡路,沿著引水道,雙手用力握住拳頭,腳下不斷的跑,不斷的跑……啊支援隊來了,我把腰包、水樽交給玉姐,跑到梯口,看見三位隊友和支援隊,時間無多,跑下石級,馬路轉右,終點在望,四個人手牽手,一齊衝過終點;時間是17小時57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