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後嶼山--鳳凰造極

李維安

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,一場罕見的暴雨,癱瘓了大嶼山西北部,由於泥濘阻道,汽車不能經東涌進入機場島;大澳居民更因山泥傾瀉,飽受食水、電話、陸路交通中斷之苦,為日常生活帶來極度不便。

 嶼山遠足,向被視為遠離煩囂的選擇,在是次暴雨之後,部分清幽山徑被破壞至體無完膚,山體上泥土嚴重流失,遺下明顯的沖刷痕跡,要回復昔日舊觀,相信必須假以時日。郊野公園管理局在多條主要行山徑入口豎立告示牌,勸籲遊人避免使用。

 大雨過後兩星期,健行之友活動適逢大嶼山線,參加者在旅途中,得以一窺大自然的威力,亦可為日後行程,遇到極度惡劣天氣時的取捨,重新定下一套更有效的應變準則。

 乘巴士將抵東涌消防局,見婆髻山與薄刀屻上一條條裸露乾坑,已知是泥淹東涌的元兇。起步不久,遠望彌勒山,吊車仍在維修,未能接載遊人,卻見一度瀉坡,由接近山頂處直透山腳,彌勒山郊遊徑(彌勒金腰)的境況,可想而知。進入東涌道旁早前改善工程下新修的混凝土小徑,自東涌道沖下的亂石不絕於途,部分低窪地帶積水仍未消退。

 取道石門甲道入溯鳳大北坑,澗口附近植物仍默默地順著當日山洪的走勢繼續生長,反觀橋面倒下的鐵欄卻寧死不「屈」,縱使被流水連「根」拔起,仍筆直地躺下,這當然要拜在施工時未有將鐵欄底部深藏地上所賜,風趣的行友稱之為豆腐渣工程香港版。

 澗道之內,水清石潔,儼如一條素未謀面的溪流。沿途無大困阻,只是水流略豐,隨處可見當日洪水摧枯拉朽的力量,偶爾見澗旁東涌道瀕臨崩塌的路基,岌岌可危。

 鳳東飛流右折地塘仔郊遊徑出伯公坳,新公路的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,接鳳凰徑登鳳凰山,在左下塘福的路口,首見郊野公園管理局在鳳凰徑上豎立告示牌,勸籲遊人原路折返。事實上,就當日所見,自伯公坳起越鳳峰至鳳凰坳一段路面,並無發現有何變化,極其量就是南天門附近的瀉坡,但卻離鳳徑本身有一段距離,未致不能踏足的地步。

 過閻王壁、一線生機、轉入東狗牙,沿途發現兩旁有或大或小的崩塌,但對行進並未構成障礙,其中以狗牙坑情況最為嚴重,舊日(乾)坑內黝黑色碎石已蕩然無存,只餘下一條裸露的泥溝。有部分參加者取道中狗牙經石壁郊遊徑(貝納祺徑)下引水道,路面情況亦與往常無大分別。

 按原定計劃於水口大休,鑑於下午路線以山腰步徑為主,已預計行程必受延誤,當日雖為全年日照最長的星期日(夏至翌日),亦不得不重新部署,乃以分組形式,走訪瞻s郊遊徑與鳳凰徑第四段。上述兩線,為全日行程的重災區,大部分跨過溪流的步徑都被沖塌,牽涉範圍非常廣泛,個別更形成斷崖,遊者需附壁而行,甚或下走深深的陷坑,再攀接一谷之隔的步徑,始可繼續行程,倘非親臨斯地,實不能感受其震撼力。

 九三年間梧桐寨發生的山泥傾瀉,將長瀑底與長瀑頂之間的步徑沖塌,令到一條可以串遊區內瀑布群的要道一分為二;事隔多年,至今仍未被有關當局稍加修葺,重新開放給市民使用,以當年塌泥規模,與今次大嶼山島上的災情比較,實有小巫見大巫之感。本港現時仍值雨季,維修工程預料難於短期內開展,復通更是遙遙無期,但這卻留下相當充裕時間,給好求新取異者逐一探遊的機會。

2008/7/15

山野文集目錄   「雨後大嶼山」圖輯   雨後嶼山--毅行計劃之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