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記得於九七年八月,第一次跟健行,由東涌經羅漢塔登鳳凰山。上山還跟得上,但落山要穿林落昂平。我落山唔夠快,被大隊拋離,不知從何處入林。入林後亦不知從何處出,既彷徨又焦急,都唔知有冇命闖出林。突然,聽到一把聲:「見唔見到我呀?」跟著見到有棵樹搖下搖下。唸住有人帶我下山,點知原來他為了等我,自己亦被大隊拋離,他說應該是左手邊落。跟著有一位高手走上來找他,並且話:「左手邊落去係懸崖,你行了幾耐山呀!!!」跟著便順利落到昂平。回頭一望,左手邊真係一個懸崖(吊頸崖)。

 那聲音就是葉青。

 那高手就是祖師爺。

 從此便開始跟健行跑山的故事了。

 初初跟健行,食正佢地九七「毅行計劃」操練之如日方中。次次跟到死死下,次次都要搭車來追趕路程,次次都被大隊拋離。班「契弟」又唔等人,次次剩下我一個人在山上。其實當時幾乎每次一起步就想走,但係跟下又一D,跟下又一D。亦曾多次同自己講:「跟埋今次以後都唔跟」,因為實在太辛苦了。

 九八年,一直都心大心細,又想參加毅行者又怕連累隊友。如果埋TEAM,我要以「健行」之名義出賽,壓力不輕。

 七、八月間,楊志忠、葉青與周和坤都有叫我埋TEAM,但仍然係猶豫不決。到了八月最後一課操練,在火炭火車站集隊時,我一到達,葉青一手拿住D贊助表格給我叫我埋TEAM,周和坤立即走上前,話如果我在大帽頂抽筋,佢會幫我做指壓。咁大個誠意,我不得不接受,一手便收了贊助表格。從此,我決定了兩件事:第一,以後之練習一定要出齊,並且平時每星期自己操兩課(或以上)。第二,如果到了十月尾,體能還未及得上的話,我會自動退出,不會連累隊友。

 那次練習由火炭出發,經狗肚山、草山、大帽山到川龍大休。再由白石橋接麥徑第九、第十段。我在大帽頂已開始抽筋。到大欖涌水塘只能夠行。黃伯根陪我行了一段,他鼓勵我跟健行玩一年毅行。到了末程瀑布處,兩隻腳抽到直晒,周和坤即場幫我做指壓,立即鬆晒!

 九月二十日是「雙坳長走」,我事前同自己講,如果跟不完全程,就會自動退出。結果只跟了三份二就放棄了,事因早幾天才捐了400c.c.血,唸住可以及時恢復。結果只好「死狗」地回家。垂頭喪氣,冇面見人。

 從此之後,我的體能漸入佳境,由每星期兩個8km變成兩個12km,再變為由灣仔沿灣仔峽道、甘道、白加道跑上太平山;再繞盧吉道,夏力道跑兩個圈,再沿路返落灣仔。

 到了最後一次練習,參觀新機場。我揭開了我進步之謎:就係由朋友介紹的一營養食品,增加我的練習效益,加速肌肉之組成。這就是大家所講:「阿冬食藥」的「藥」了。由九月開始,我依足指示食,的確進步不少。

 出賽前一天,心情極度緊張。

 期待已久的十一月十三日終於到了。心境平靜,幾多就幾多,已成定局。可能爆我,亦可能爆周和坤,不知道。多個月的「地獄式」訓練,就是為了即將來臨的十幾小時,百感交雜。

 由於有一位隊員自傷愈後狀態未能及時提升,一路上,我不斷同自己講:「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」。

 雖然時間不好,但我起碼叫做快過李綺虹(雖然只是快幾分鐘,但總好過慢過)。我們四個係手牽手一齊衝線,整個賽事過程不在此詳談了。

 今次跟健行參加毅行者,實在感受良多。今年有一半的星期日跟健行跑山,如果這些星期日不是跟了健行去跑山,我會去做甚麼呢?

 在積極練習的兩三個月,我每個星期六都提早入睡,以養精蓄銳來爭取星期日的練習效益。當大部分人覺得星期日一定要遲起床時,我卻晨早起床(星期日是我最早起身的一日)。當大部分人覺得夏天適合嘆冷氣避暑時,我卻「咩」著背囊在山上跑。最懷念的是每個星期日一定可以見到各戰友,無論甚麼天氣,都一定可以見到,都一定可以摸「四十歲」那些短而堅挺的頭髮仔。每個星期日都由日出跑到日落,每次練習完畢,都一定一齊食飯,一齊痛飲、痛講。不需要知道同檯坐低的係乜水,總言之一坐低就噴,一上菜就狼吞虎嚥。因為經過整日烈日當空、風吹雨打的「軍訓+外展」式的練習,連一塊陳皮仔已十分可口。返回家中有熱水涼沖、又有床「訓」,簡直正到不知怎樣形容,這和我們平日過慣的都市生活形成強烈對比。

 雖然今次所付出的和成績不成正比,但卻收穫良多:

1. 鍛鍊了一份堅毅、堅忍和果斷的性格(註:初初成日覺得自己冇資格跟健行,但今次估唔到係第十段還好好力)。

2. 認識了一班熱愛大自然,喜歡拋開世俗、我行我素、豪情萬里的戰友。

3. 由於各行友年紀都比較大,從他們之交談中有時候會有多少啟發。

4. 人變得簡單和爽直,有好多野想做就去做,想講就講。好似「四十歲」咁,直係直得可愛,想唔摸}佢個頭都唔得。因為我份工很用腦,難得可以拋開理性,調劑一}。

 現在突然多了很多時間,星期日不需去操,星期六可以遲D「訓」,星期日可以遲D起床,星期二、四放工不需上寶雲道跑步。這多出來的時間,一定要好好地利用。

 這段經歷實在很難忘:由次次搭車來追趕路程至全程跟足。由懷疑自己之實力、怕連累隊友至充滿信心、帶足全程。實在值得同朋友分享,特寫下此文章。

 在此要謝幾位行友:

1. 維安:在我進步前,曾多次刻意墮後等埋我。

2. 葉青:在吊頸崖等埋我。

3. 各行友之鼓勵。

 願這精神永不止息,無遠弗屆。

由組隊至比賽的全部過程  如何比賽得更好  初哥的體驗

九八毅行  金生奪銀 錦上添花  不吐不快  力爭上游  行友文章目錄